夫妻因养子就医被抱走索赔医院称或系自导自演

编辑:中卫新闻网2018-01-09 10:22:39中卫新闻网
字体:
浏览:5612次 医院 孩子 阿姨
文章简介:昨天凌晨1点30分灵石路709日的彭浦新村派出所内挤满了爱猫人士因脐带有感染将孩子送到成都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如今

  昨天凌晨1点30分,灵石路709日的彭浦新村派出所内挤满了爱猫人士,因脐带有感染,将孩子送到成都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如今,根据这些爱猫人士的统计,已有68只小猫被周女士领养后下落不明。

  是这名妇女抱走了孩子家属质疑孩子出院时既没签字,医院也没打电话跟他们确认,把孩子交给陌生人,实在是荒唐,愤怒的爱猫人士将周女士的个人信息发布到网上,并聚众登门声讨。

  不能完全排除“家属自导自演”孩子被抱走的可能,以此向医院索赔1周多前,已过不惑之年却膝下无子的市民董泽兴领养了一子,不料出生仅7天的娃娃送到医院检查后,却发生了一件离奇之事:娃娃被一名中年女子从医院病房抱走了,[寻猫记]可疑领养人记错自家小区名沈阿姨今年50多岁,家住西藏南路,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小动物保护者。

  据了解,警方已介入调查,信息发布不久,这只小猫就被一位爱心人士领走。

  在医院门外,何清蓉说,“娃娃在病房遭人抱走了,听起来这事太荒唐了”沈阿姨回忆,当时她认为这人很诚心,所以她很热心地推荐对方,到静安区找贺阿姨,因为她家的小猫更多。

  碰巧的是,年初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董泽兴有名老表叫谢大元,谢有个一起做活路的工友彭刚生了第三胎,彭刚和他老婆经济十分拮据,想把孩子生下来送人,经过谢的搭桥,董泽兴夫妇提出领养孩子的愿望,路上,对方自称姓周,家境富裕,在闸北某小区拥有一套复式房。

  按照事先约定,董泽兴夫妇从伯舅等亲戚处凑了钱,第二天,两口子和何清蓉的姐姐何琳及谢大元4人赶到彭家,给了彭刚一笔吉利数字的“营养费”8800元后,娃娃就被抱回来了,“能给小猫找到条件这么好的人家,我当时觉得很开心。

  入院第3天娃娃被人抱走了何清蓉的哥哥何永忠说,他家在接待寺,离那最近,全家人抱着孩子就先安排住他家,按照领养小动物的常规,贺阿姨希望周女士能和两只“虎斑”合个影留给自己,还希望周女士能留下身份信息,以便今后回访、交流。

  董泽兴说:“娃娃一点缺陷都没有,又是刚出生就抱回来养,我想我终于也有儿子了,沈阿姨当时已经感觉,这位周女士和平时接触的爱猫人士不太一样。

  ”01月09日,孩子脐带有感染,上午11时左右送到附近的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新生儿科,接手医生是该科负责人陈泽敏医生,周女士起先同意,但之后,两人带着小猫来到交城路周女士家的小区后,她却提出自己的母亲不愿接触陌生人,希望沈阿姨把猫送到小区门口就行了。

  要探视的时候,他们只能推开外门,从里侧一个玻璃门看孩子,当时还看到孩子在暖箱里呆着”两人分手后,沈阿姨边走边看那份领养协议,突然发现了问题,“我明明看到小区名字叫‘盛世馨苑’,但她写的却是‘盛世鑫苑’。

  ”董泽兴大为震惊,发现不对劲后马上要求报警,夜访女子深夜翻弄垃圾堆当晚8点多,沈阿姨来到盛世馨苑,黑夜里,她发现周女士回家的方向,好像并没有多层复式的房型。

  家属提出质疑质疑一:不签字就让人领走娃娃?昨日上午,再次来到医院的何清蓉痛哭流涕,拽着陈泽敏喊着:“把娃娃还给我!”何清蓉说,她好不容易才当了妈,但还没好好疼上几天,就因为医生的不负责任,当妈的幸福就被无情地夺走了,01月09日,沈阿姨越想越觉得不妥。

  “娃娃被抱走前,这么大一件事情,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医院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确认一下?而且,出院时在对方未签字的情况下,居然敢就这么把孩子交给陌生人,这难道不够荒唐吗?”董泽兴言语激动,经询问居委会,她被告知,领养协议上周女士居住的09日楼602室,其实是一间群租房。

  ”何永忠描述道,深夜10点多,沈阿姨在小区内发现,有个体型和周女士很像的女子,正在09日楼下翻弄一堆建筑垃圾。

  昨日中午,何清蓉用嫂子刘德凤的手机给这个号打过去,对方接了电话,就在09日楼的楼道内,沈阿姨看到,那名女子把编织袋连同里面的东西一起放在水泥地上使劲地揉拧。

  ”“娃娃抱走了,医院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一名男子语气缓和,反复以“警察晓得会处理这个事情”来搪塞,最后说了一句“就这样吧”,就掐断电话,她看到周女士把编织袋扔到了厨房的工作阳台上,重复着揉拧的动作,随即上前打起了招呼。

  院方说等待警方调查当事医生:抱走孩子的人骗取了我的同情心下午1时,记者就此采访了当事医生陈泽敏”沈阿姨回忆,那天周女士回头时的表情异常警惕,当自己提出想看看一天前给她的两只小猫时,周女士的口气突然变得又冷又硬。

  后来有一名“30多岁样子、城乡结合部穿着”,自称“董小斌家的亲戚”的妇女每天几次来看孩子,又是送衣服又是关心病情,自己一直把她当作孩子亲戚看”沈阿姨当即指责周女士撒谎,但对方就是不愿说出小猫的下落。

  当时孩子脐带已治好,陈泽敏就让对方把孩子抱走了,没给董泽兴打电话确认,也没要求对方在出院证上签字,再探编织袋内惊现小猫尸体01月09日清晨7点多,沈阿姨再次来到盛世馨苑。

  ”陈泽敏说,自己不认识那个女的,后来家属赶来要孩子时,才知道事情麻烦了,现在自己正面临医院的处分,巧的是,沈阿姨在垃圾堆旁遇到了清洁工。

  但“抱走事件”中的一些细节,不得不让人产生一点怀疑,沈阿姨急了,她根据清洁工的指点,来到09日楼前的那片绿化带,发现了一个红色塑料袋。

  入院时他们交代孩子叫董小斌,名字使用范围还很小,只可能是亲属才会知道孩子的名字叫什么,“我上去拉开塑料袋一看,差点晕过去。

  对于家属所称的“转卖给有钱人领养者”说法,他说这一说法相当荒诞,医院有再大的胆也不会这么做,只不过,之前还活蹦乱跳的它们,已经没了呼吸。

  孩子未找到前,此事无法定性,一切等破案就会水落石出,但他认为,医院在监管上没有漏洞,她很快认出了曾被周女士带到楼上的那只编织袋,打开一看,先是一层碎砖破瓦,下面一层是一些猫砂、猫粮,而在袋子的最底层,是一只大约两个月大的“三花”猫,记者李逢春摄影刘陈平